黑子筱樱

【转发抽奖】

kk!


黑篮告白小分队:

从热度里揪人




小红心里揪一个人给你写文




小蓝手里揪一个人送DEKU手办






大家好!我是雾言!今天非常荣幸的代表告白小分队的大家来宣传!

——

您好——

看到这条宣传的每一位同好——

我们是黑篮告白小分队!

【言归正传】

当我们向一个喜欢ACG的人提起一部最近热播的动漫,TA可能会立刻回答您说看过,知道。但是如果向TA提起小篮球,TA或许就不能够如刚才一样了。

怎么让我们爱着的小篮球为人熟知呢?

就在这时,我们站了出来。

“如果还在坚持的每一位太太,都能够听见同样喜欢着小篮球的我们对他们真心的告白,是不是就会有更多的太太有了爱下去,写下去,画下去的力量?”

我们这么想着。

于是,黑篮告白小分队,正式成立!

但这还不够,远远不够,只凭现在的我们,还无法做到最好。

所以,我们需要您,看到这条宣传的您——

只需要一点时间,只要有空登录一下QQ或lof账号,说几句话,花费几分钟的时间,就能够让一位快要失去动力的太太重新涌起动力——就能够让一个和我们抱着同一份执着的太太继续爱下去,继续把TA对小篮球的爱继续坚持画下去,写下去,把他们的好传到每一个角落——

您或许能做到吧?

如果可以的话,请您站出来吧。加入我们的暗号在此刻发出——2717191376——

我们的接单范围包括但不止于角色表白,太太表白,作品安利等。

如若要下单,请私信lof黑篮告白小分队或去QQ上搜索前面的那条暗号吧!但请注明是来表白的,否则一律以KY骚扰处理。

【注意事项】

一.同一位角色的告白和同一位太太的安利每周限三单,请自行查看七天内有无三单以上重复,若有请等待下个星期再投单。

二.告白角色和太太请认真填写安利理由和留言,婉拒一句话敷衍 

三.对圈内太太告白时请填写尽可能多的太太的联系方式(参考:lof、QQ、微博、b站、twi等等)

四.下单不撤单

五.若不注明则默认不匿名

六.内容发在同一个气泡内,结束请带end

七.关于作品和cp,我们接受每一对作品和cp,表白作品时请注明cp向,如若有精彩片段或画作贴出时需得到原作者的许可,否则一律不接单。

另外,我们小分队的成员有自己的作息,可能不能及时接单,还请各位耐心等待哦。



来吧,我们在这里,恭候着您的到来。

让我们继续爱下去吧。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开学季了QAQ,筱樱手机也将被没收,今后可能会长弧了呜呜呜,得咕咕咕好长一段时间了(虽然说筱樱只是个没人气文手),望大家原谅呜呜呜,不过我还是不定时诈尸的!!所以请请不要取关我呜呜呜(虽然这样说很不要脸hhh)

这一个暑假我经历了好多,有了第一次被人爱心暴击!还有第一次被加好友是因为喜欢我的文,还喊我是太太的,我真的真的特别特别感动啊啊(暴风式哭泣)

感谢相遇你们,有幸相识一场ww

青峰2019生贺(微青黑

tips:本文为除了小黑子全员奇迹友情向!!!(敲黑板!!注意避雷!!!真的其他只是友情向啊啊(巨大声!!!

懂了?

那么,用餐愉快。

(一)

阳光灿烂,洒在青峰黝黑的皮肤上,像是镀上了一圈的金边。

周末本该我在家开这个空调,啃着个西瓜,偷偷看一两本小麻衣的小黄书,可偏偏这时候,门铃响了。

青峰有些不耐烦地动身去开门,但打开门后,空无一人,青峰皱了皱眉,摸了摸头,

谁家熊孩子在恶作剧啊。

东张西望过后,又空无一人,于是,转身带上了门。

待青峰屁股还没坐热,门铃又响了,这回青峰闪电般速度冲出门外,还是空无一人,外面叽叽叫的小鸟都在嘲笑他的感觉。

“哼,我就在这等着了。”

(二)

青峰庆生小分队

赤司征十郎:诸位,大辉要生日了,有什么想法吗?

黄濑凉太:生日party?(๑>؂<๑)

黑子哲也:冒泡,礼物我准备好了。

绿间真太郎:我已经准备好了青峰那天的幸运物。

紫原敦:啊?生日?那就送美味棒吧。不过生日party就算了阳泉好像那天有联赛,啊好麻烦。

黑子哲也:啊,说起来好像是和诚凛,怎么办呢,还想当面给他送给他。

赤司征十郎:那我们要不要几个有空的人蹲点送到他家门口?

绿间真太郎:蹲点?赤司你是认真的?

黄濑凉太:我觉得挺好啊!挺好玩的样子!(´。✪ω✪。`)

赤司征十郎:那就这么决定了!大家把礼物寄来洛山吧。

绿间真太郎:等等?!

于是。。。

黄濑凉太:送快递小分队safe到达!\^O^/

黑子哲也:nice!(啊我是紫原:记得轻拿轻放啊,黄仔,我的美味棒易碎。

黄濑凉太:好哒ヾ(Ő∀Ő๑)ノ!

ten minutes later

赤司征十郎:大峰在干什么,怎么还没看到门口的箱子。

绿间真太郎:就是啊,心好累。

黑子哲也:在摁一次?

赤司征十郎:摁了。。。好像还生气了。

绿间真太郎:人太高了没看见。。。

黄濑凉太:呜呜呜那怎么办啊?我们的计划貌似失败了。

(三)路人视角

一个老婆婆慢慢吞吞的下楼,发现了蹲在楼梯口的三抹红绿灯颜色,好像死死地盯着楼下的一户人家。

不法分子?挺年轻的,不良少年?

老婆婆用拐杖戳戳三个人的后背,

“喂你们几个要对楼下的高中生做什么,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三个人被惊得一颤,黄头发的看向绿头发的小伙子,绿头发的看向了赤发的男生,赤发的男生很快冷静下来,压低声音,礼貌地微笑着,向她鞠躬,十足一个英伦的绅士,“您误会了,我们是楼下那个高中生的朋友,我们只是想要给他送个礼,但出了一些状况,我们很快就离开了,你看我们身上穿着校服,真的不是坏人。”

老婆婆拐杖落地,“编故事倒是挺厉害的,我是不会信你的,别以为挺讲礼貌,长得文质彬彬的样子,我就会信了你。除非我去敲门,让青峰那个孩子认出你们,那才行。”

赤司征十郎的笑容僵在脸上,尴尬地望了望身边两个同僚。

黄:怎么办啊啊嘤嘤嘤!

绿:先撤了吧?

赤:不行,我们的礼物。

绿:果然还是要敲门找青峰?

“扣扣。。。”这时老婆婆已经敲起了门,

黄:啊啊啊怎么会这样?!

赤:跑!

绿:嗯!

三人一鼓作气冲下了楼,走为上策。

“青峰,你在家吗?”老婆婆敲敲门,很快一个高大的身影开了门。

“婆婆,你怎么过来了,有什么事吗?”青峰俯视着白发苍苍的老婆婆的时候,瞄见了地上的一个巨大的箱子,愣了愣。

“刚刚有三个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坏家伙偷看你家门口,不知道想干什么,不过现在心虚了,跑了hhh,男生一个人住也要注意安全啊。”

青峰仔细辨认着上面用油漆笔工工整整的字体,

“生日快乐,青峰大辉。

-----奇迹的世代”

心中已然明了。

“谢谢婆婆,不过刚刚那些人确实是我的朋友哈哈哈,让您担心了。”青峰抓了抓短发,道谢道。

告别老婆婆后,青峰将巨大的箱子抱进了家里,笑得跟个三岁小孩一样,乐呵呵地拆着礼物。

真好,谢谢你们。

the end

番外

火神:喂!黑子比赛的时候别老盯着手机啊啊?!还有紫原为什么回来我们队伍里休息!快回去!?

黑子: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临时赶出来的哈哈哈哈,

aho青峰生日快乐!!!!

然后大家猜猜奇迹的各位都送了什么哈哈哈哈)

记梗(是个刀子?

当他全力朝着那扇门伸出手的时候,他不知道那个梦想已经丢在身后。

他的泪如泉涌,泪水滑下他黝黑的皮肤,

“原来守在门口的人,是你啊,哲。”

多少年前,他就已然擦肩而过。

那个人,曾与你并肩作战,

那个人,很少笑,却唯独对你露出笑容。

那个人,曾为你爱的一双跑鞋而参加学园祭比赛。

那个人,曾将冰凉的冰棍塞进你的后领,用着可爱的方式为你鼓劲。

那个人,曾在冷雨下只身劝阻过你。

那个人,不管过了多少年,仍执着地碰上当年落下的那次碰拳。

。。。

哲,你再做我独一无二的影子,好不好?

(好狗血啊我的妈,对不起开刀了哈哈哈哈!!对不起了初恋组哈哈哈。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太恨物理!!灵感来源于《了不起的盖茨比》hhh,虽然估计没人看的出来。)

哲:请允许我郑重地拒绝。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干得漂亮)

哇高兴啊呜呜呜呜!!壮哉我大盗笔!!盗笔冲鸭呜呜呜!!
(要是我混的黑篮也可以就好了(对不起我太私心了呜呜呜(我好爱黑篮和盗笔啊啊啊(胡言乱语
占tag致歉

凭谁解其语?

1.又又又是筱樱,晚上好。

2.这里仍旧是黑花only

3.是一篇对于黑花的理解文,用餐愉快

“今儿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落下?花儿爷居然会约人出来,还是出来这种大排档喝酒?”

一个高挑英俊的男子,着一身漆黑和痞气,坐在了一位俊美穿着单薄的粉红衬衫的男子旁边。

“你不是喜欢来这里吗?”那人闻声抬头,语气柔和,但没有笑意。

“话是这么说,可花儿。。”黑瞎子见对面的人儿没有搭腔自己的玩笑话,大概是真的心里有事。

“喝酒伤嗓子啊。”

“你陪不陪?干脆点。”

“陪!”

“老板上酒。”

“好嘞!”

解雨臣闷声地灌着酒,黑瞎子都傻眼了,忍不住按住他又打算掀开一瓶的手。

解雨臣也不挣脱,反倒凑近了黑瞎子,漆黑的镜面映着他微红的脸,自由的那只手伸向了黑瞎子的腰间,摸索了几下,又松开,这时手里多了一个细长的棒状物,和一个打火机。

他熟练地衔在嘴里,摁响了打火机。

“啧。”

黑瞎子松开了钳制,一把夺过烟,抓住了他握着打火机的手腕,火苗在夜里尤为明亮,随着晚风跳动着,暖黄色的光映在他的脸庞忽明忽暗,这时他才看的很清楚,他浅栗色的眸子里充斥着迷茫和疲惫。

“喝。。喝酒就喝酒,这个没收。”黑瞎子愣了几秒,恢复嬉皮笑脸,抽走了他的银色打火机,又踹回了兜里,也动手开了瓶啤酒,碰了碰他的手里只剩半瓶的啤酒瓶。

“花儿今天心情不好?”

“嗯。。”解雨臣闷声应道。

黑瞎子观察着眼前微醉的人儿,小心翼翼地打探道。

“跟瞎子讲讲?”

“不想说。”

打探失败。

黑瞎子也不急,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那我带你去个地方?”

“嗯。”

一辆漆黑的宝马在公上疾行,如同黑夜里飞驰的野兽。行入一条大道,江边的凉风先闯进了拉下玻璃窗的宝马里。

黑瞎子停稳了车,侧身望向解雨臣。

“花儿?”

居然睡着了。

眼前这个安详的人儿,紧闭着双眼,不平稳的呼吸声在寂静的夜里听着一清二楚。

平时的他就算是睡着了,也总是保持着警惕,但现在,解雨臣在这个人的面前睡的很沉,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是黑瞎子陪在他身边。

“在我面前这么放松警惕真的没关系么?就不怕。。瞎子对你图谋不轨?”

黑瞎子无声地笑了,也拉下他那边的玻璃窗,凉风抚过他的面容,撩得他发丝轻轻舞动,瞎子伸手捋了捋他的头发,柔软的发丝就像是在抚摸着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对于解雨臣来说,现在更像是卸下来凶狠的外表的大猫猫。

江边老旧昏黄的路灯,映在他安详的颜上,浓密的睫毛底下,眼眶之下不协调的有着一圈的黑眼圈,令人心疼。

黑瞎子轻轻勾画着他的眼眶,满满的心疼流露出来。

啧,平时肯定都没有好好休息吧,解家主。不爱惜身体。

对方感觉到他贴过来微热的手掌,挪了挪身子,黑瞎子本以为他要醒来了,然鹅,解雨臣的身子向黑瞎子倾斜,他惊异之余,伸手解开了安全带,任由解雨臣靠在自己的身上。

不知道维持了这个姿势多久,久到他甚至觉得交警可以把他的宝马押个一两天。黑瞎子望了望外面,漆黑一片,除了晚风和江面的呼啸,空无一人。

还好夜黑风高,没人查。

黑瞎子动了动感觉要被副驾驶和驾驶间的储物盒快硌断他的腰。

瞎子觉肩头一松,肩头的人儿也抬了头。

“花儿你醒了?”

“唔。。嗯。”依旧迷糊地应了一句。

“我们下车走走?这里很舒服的。”

“嗯。。”依旧是单字音。

黑瞎子开始怀疑是不是他说花儿,做我的老婆吧,他都会应一句“嗯。”当然他没有这么做,他还是想活过今晚的。

黑瞎子打开他那边的车门,向他伸手,“要搭把手吗?”

“嗯。。”解雨臣毫不客气地抓住了他的手,估计也就是喝了酒之后才能坦率得这么可爱了。

倚着江边的围栏没多久,解雨臣便弯腰朝着地板吐得七荤八素。黑瞎子轻轻抚着他背脊,扶着他的腰,给他一个“我在这里”的感觉。

酒量是真的差啊。

待他停止了呕吐,黑瞎子递来一瓶拧开了的矿泉水,

“花儿,喝点水,喝不进就漱漱口。”

还扯出一张纸巾替他擦了擦嘴。

唉,只能辛苦明天的保洁阿姨了,对不起啊。

黑瞎子余光撇撇那堆残渣。

昏天暗地地吐过一次后,解雨臣的酒似乎醒了一些,倚着栏杆,望着漆黑的江面,依旧沉默,渐渐地又低下了头。

黑瞎子以为他又睡着了,于是扳过他的肩,解雨臣的面容朝向他,黑瞎子看见他的面容上挂着晶莹剔透的水滴,在昏黄的灯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

!?哭了?

黑瞎子一下子没能接受眼前的状况,但看着他微垂的脑袋,栗色的眼睛里布满着水雾。

他没有眼花。

他从来没见过解雨臣哭,从认识开始的十多年,从来没见过。即使是在二月红去世,他也只见过他紧咬毫无血色的嘴唇没有让一滴眼泪掉下来的倔强模样。

所以现在的黑瞎子有些无措,故作平静地揽着他的肩,拉近着两人的距离。

“唉,哭吧哭吧,别憋着。”黑瞎子无奈地微叹,抚了抚他的发丝。

“有时候哭出来也是一种坚强。”他忘记是谁曾说过的,突然浮现出这句话。

无声的哭泣,如钻石般闪烁的泪珠从他的脸上不停地滚落,就像是水龙头,打开后不休止地流着。

糟心,好想抽烟。

黑瞎子心底的某处硌着块石头般,有些堵得慌,他摸了摸口袋,又想起讨厌烟味的他,打消了念头。

沉默。

黑瞎子没有再开口,只是静静地揽着身旁的人儿。他想,解雨臣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定不喜欢别人看他掉眼泪,于是,他别开了目光,望向漆黑一片的江面。

依旧沉默。

平静的江面泛起一圈圈涟漪,也静候其旁,偶尔间传来蝉的鸣叫,像是在告诉站在微光下的两人。

夜深了。

须臾,黑瞎子只觉得肩头一沉,他的发丝骚痒着他的脖子。

“花儿?”

无人应答。

黑瞎子偏头侧视道。

又睡着了。

真是任性的家伙,先是自顾自地约人家过来喝酒,然后又自顾自地把自己灌醉,自顾自地痛哭一场,最后。。又自顾自地睡着了。

黑瞎子内心吐槽了一遍后,嘴角上扬,娴熟地环住他纤细腰身,轻轻松松地横抱起来。

不过,这样的花儿。。我很喜欢。

他低眉,吻住了解雨臣仍带着水珠的眼。

晚安了,花儿,好梦。

早晨-----

清晨的微光透过灰色的窗帘,顺着缝隙溜进来,洒在了沉睡着的人儿身上。

忽然他的睫毛如蝴蝶般颤动着,那个沉睡着的人睁开了双眼。

是生物钟作祟,解雨臣七点便醒了神,没有刺眼的日光,但他仍旧很费劲地才看清了眼前的情景。

陌生的。。不对,挺熟悉的天花板。

解雨臣揉了揉疲惫不堪的眼睛,

这里是黑瞎子的家?

糟糕,昨天好像喝太猛了。

解雨臣扶了扶沉重,发酸的脑袋,下了床,双腿有些支撑不住身子的感觉。衣服上残余的酒精味,让他皱了皱眉。

“哟,花儿,早安。”推开房门,一个痞气的笑浮在了他的眼前。

真的是瞎子的家。

“唔,早。”解雨臣提起水壶往一个马克杯里倒了杯温开水,直灌入空空的胃里。

他目光流转跟随着黑瞎子在客厅忙前忙后的身影。

“快到去沙漠的时间了?”

“嗯,不过也没这么急,还得先等你的消息。”黑瞎子从布满灰尘的林林总总的工具中探头,笑道,“花儿昨晚可睡得踏实?”

“嗯,挺好。”解雨臣顿了顿,“我。。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吗?”他绞尽脑汁也回忆不起来,哪怕一个片段,只有不尽的酸痛感。

“噗,没有,”黑瞎子露出不明所以的笑容,“昨天的花儿,很,可,爱。”他特地一字一顿地说出后三个字。

话音刚落,解雨臣便随手抄起沙发上的枕头扔了过去,黑瞎子也不躲,枕头不偏不倚地砸在了他的脸上。

“神经。”解雨臣转过身背对着他,走向厕所。

“借你浴室一用。”

“随意。”黑瞎子笑得肆意,得逞地心底乐开了花。

解雨臣脱下了已经皱巴巴的粉色衬衫,温热的水打湿着他的肌肤,化解了些许关节和脑袋的酸痛,大脑不似刚才那般不受控制,他仔细地搜寻着昨天的记忆。

昨天?我记得约黑瞎子出来喝酒,然后我好像喝醉了,黑瞎子带我去了个很舒服的地方。。嘶。。

剩下的细节再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扣扣。。”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瞎子轻浮的声音飘了进来,“花儿,我给你送衣服过来的。”

“嗯,请进。”解雨臣关掉了水龙头,扯了个毛巾,擦拭起来,瞎子抬首盯着他几秒,看得解雨臣心里泛疙瘩,

“做什么?”

“没什么,”瞎子目光从他微肿发红的眼眶移开,问了一嘴,“眼睛疼吗?”

“还好,有些疲惫。”解雨臣迷惑地望着黑瞎子。

“不疼就好。”黑瞎子没有解答的意思,放下衣服便自己又在客厅忙活。

说起来为什么眼睛会疼?明明是喝酒。

解雨臣换上了他的白色衬衫,他对着镜子整理着领口,扣上了袖口的扣子,袖口遮住了解雨臣的手背,他抬头看看镜子里略显宽松的衬衣,皱了皱眉。

有些显大。瞎子的身材确实要比他壮实的多。

但没空想这些了,解雨臣撩起袖子看看手腕上黑色皮带的表,

7:30

很快,小邪就会打电话过来了。

他麻利地套上了漆黑的西装外套和西裤,将略长的衬衫塞进了西裤里,推门而出。

“要走了?”黑瞎子还在倒腾那些工具。

“嗯,快了,等小邪的电话。”

黑瞎子在那个称呼上愣了愣,“嗯好,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了,一切都会成功的,有我在。”

解雨臣愣愣地听着他最后的三个字眼,垂下了眼睑,

这个男人明明可以孑然一身地逍遥在江湖之外,可偏偏要来趟这老九门与汪家人的浑水,答应参与吴邪的反击计划。

现在他明了。

“谢谢。”

“谢什么?”谢昨天一起喝酒?还是,现在?

“一直以来,谢谢你,瞎子。”解雨臣嘴角轻轻地上扬一个弧度,宛若海棠绽放般,让黑瞎子顿时失了神。

再华美的摛藻绘句,也比不过这一句简略的道谢。

“不用谢。”

黑瞎子望着他的背影,总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缺少了什么。

他蓦然回首,眼神坚定,不容置疑。

“要活着回来。”

黑瞎子勾起一抹明亮的笑容,同样坚定。

“彼此彼此。”

the end

所以,凭谁解其语,你知道答案了吧?

小番外(?

邪:你来了?(盯着花的白衬衫出神)

花:做什么?

邪:今天是发生什么事了吗?(OS:居然没穿粉色衬衫?)

花:没什么,衣服弄脏了,换下了。

邪:???(脑补。。

花:(OS:果然他的衣服不合身)

邪:小花,要是有人逼你做那种事,你一定不要留情啊!?

花:???那种事?

(后话:灵感来源于叔在今年音乐会上说过的,“但如何去愉悦的生活,如何去放纵自己,如何表现自己的软弱,黑瞎子会教他的。”黑花真的锁了)

没营养加老梗的沙雕短文hhhh
1.还是自我介绍,这里筱樱,初乍来到,多多指教
2.本文为无cp向的沙雕短文哈哈哈哈!单纯表白铁三角黑花还有鸭梨和苏万万!

(正文)
杭州萧山机场
苏万万举着小旗旗,在不断涌出的人群中搜索着他们的身影。
“诶诶鸭梨,醒醒!他们到了。”苏万摇摇身边靠着栏杆昏昏欲睡的黎簇。
大过年的铁三角黑花匆匆忙忙地从雨村book了个机票飞了过来杭州,刚刚经历过“下斗”没多久的一行人,路途奔波,疲惫不堪,因此更需要人来照顾,于是,这个重大的人物就落到了年轻气盛的黎簇和苏万身上。
拥挤的公交,夹杂着汗水味和谁的衣服上淡淡的香薰味。
苏万目光扫过站在身旁一列的俊男俊女(哦不对没有女的),尽管面带疲惫,但岁月带给他们成熟的光环,加深了他们的魅力。。
“下一站,浙大站。。要下车的乘客请做好准备。。”标志的女广播音响起,这一站似乎很多提着行李箱的学生下车,车厢一下子空了许多,外头清新的空气也涌了进来,五位大佬们再加上一菜鸡鸭梨,见到空的位置毫不客气的坐了下去,调整了最舒服的姿势,该干啥干啥去了。
等等,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苏万目光流转,落在了位子上的显眼楷体上,“老弱病残孕及小孩专座”。
苏万目光开始扫视,
老?
落在了正掩着藏青色的连帽衫帽子睡的正香的小哥身上。
听说这位张大哥已经两百多岁了,好像没毛病。。
弱?
目光向后,移向了正抬头看着站牌的吴邪,脑袋上的杂草般的头发依旧有些稀疏。
唔。。听师傅说,吴老板打不过另外的吴山三美,挺弱的(?
病?
黑瞎子漆黑的墨镜反射着日光有些刺眼,他正凑前去和解雨臣说着什么。
师傅有眼疾。。好像更没毛病了。
残?
“花儿,你冷不冷?给你外套穿?伤口还疼不?”
“还好,我睡了,别吵。”解雨臣说着调整了一下挂在脖子上的绷带,靠着椅背,垂下了眼睑。
解老板在斗里上了伤,所以算残(?
事情开始变得诡异。
苏万感叹着看向了睡的打起鼻鼾的胖子。
唉胖爷真是辛苦了,带着老弱病残出门。
胖子葛优瘫的姿势,令肚腩尤为显眼。
woc
苏万不小心在内心爆了句粗。
老,弱,病,残,然后是孕??
还有小孩?
苏万最后落在了专心致志打着吃鸡的鸭梨。
kao?
这一车子都是些什么人??
干脆组个让座组合出道算了。
我还是站着吧。
苏万万揉了揉发酸的大腿,哀叹。
the end
其实我的脑洞来源于某沙雕节目《声控大作战》的沙雕人物北哥,每次打王者都抓个人来问以前的嘉宾谁是老弱病残孕哈哈哈哈xswl
最后!我爱花儿爷和苏万万!!

耶第一次发!(没有标题


齐家大少黑X海棠戏楼戏子花
1.泥嚎!这里筱樱,从来没有在lof发过盗笔圈的CP哈哈哈,请多多指教!
2.这里是黑花only,有私设!
3.不混盗笔或不吃黑花请避雷,十分感谢!那么用餐愉快!

四月平京
拐进一条幽静小巷,一瓦绿砖上压着正开的婀娜多姿的浅粉色的海棠,枝头上还停着婉转鸣啼的黄鹂,仿佛诉说着胜春的时节,再顺着海棠走,红墙绿瓦的门的牌匾上刻着秀丽的瘦金体。
海棠戏楼。

一曲终毕。
客人相涌而出,本宁静的巷陌,被这不速之客所打破。
一个高挑修长的俊男正逆着人流,穿梭于此间,一双漆黑的墨镜仍挡不住他的痞子帅气,此时嘴角正不明地抿起着,惹得几个从堂里挤出来年轻貌美的少女白净的脸蛋上多了一抹红,余光仍停在他的身上。
“是齐家的那个少爷。”
“是他?今日一见,真如你言。”
瞎子并不在意,哦,或者说习惯了这种视线,径直踏进了海棠戏楼。
殿里的人几乎都散光了,只剩下卸台子的和几个送客的名伶。
那几位名伶看到黑瞎子,露出笑意,“找花儿爷?”
黑瞎子被戳穿也不害臊,点了点头。
“在里面呢。”几个小姐妹捂着嘴咯咯地笑着。
黑瞎子带着些许迷惑地穿过小院,踏进了一个静得瘆人的房间,光线也有些昏暗。但,黑瞎子的夜视力非常的出色,他嘴角上挑,环顾四周,便锁定了他的位置。黑瞎子轻悄悄地靠近着帘子轻掩着的人儿,待掀开的那一瞬,一个力度将他拉进去,狠狠地抵在了梳妆台延边,腰撞击着檀木制成的桌子,发出闷哼,直觉脖颈处有一个尖锐冰凉的触感,待视线清晰后,透过漆黑的墨镜,他看见那个精致的人儿,一双丹凤桃花眼,眼角还残留着粉色妆容,五官精致,除了眼神凶煞了点,美人无疑。
黑瞎子的目光顺着白皙的脖颈下滑,此时他的白色内衬的腰绳解开了一个结,显得略微松垮,锁骨优美的线条露了出来,黑瞎子忽然觉得喉间干涸燥热,不禁抿抿唇。
“看够了?”他的语气带着怒意。
“没。。不是不是花儿,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呗!”黑瞎子也不担心抵在他脖子上的利器下一秒会刺穿他的喉咙,死皮赖脸地先服了个软。
“鬼鬼祟祟地偷看别人更衣,一窥名伶的肌肤,你可知,在海棠可是要被乱棍打死的。”听到他的认错,语气软了下来,仍故作咄咄逼人的样子。

“可是我怎么听说,窥见了他的肌肤,可是要将他娶进门?”黑瞎子见解语花消了气,抿唇,笑意欲浓,抓住了他握着利器的手,顺势夺了那利器,放在了铜镜前的梳妆台上。
解语花甩开了黑瞎子扣着他手腕的手,转身,薄唇微启,吐出一字,“滚。”然后扬长而去,耳尖的那抹如扑上了胭脂般的红却出卖了他。

呜呜呜我好感动我这个辣鸡文手居然也有一天会打开lof被满满的爱心淹没!!真的炒鸡炒鸡开心啊啊啊!而且还有人给评论呜呜呜真的要哭爆了!!感谢喜欢啊啊!!有幸相会!!

----来自一个没人气文手还混冷坑的感慨


记梗•就是不好好认真写长篇hhh

晚风轻轻带着盛夏的凉,抚过站在定升桥的一对安详的人儿,卷走了白天的燥热,撩起他的发梢。

两人无言,仿佛谁都不愿意成为打破这个幅宁静的江南夜景图的人。

游客渐渐的变少了,桥上只剩下清风与他们做伴,还有漆黑的夜里悬挂着一轮玉盘。

黛千寻望着洁白的明月,出神,微微触动,松开了紧握着对方的手,狡黠一笑。

“等我一下。”

再次出现在黑子面前的时候,手里似乎攥着什么。

他轻呵道,伴着凉意传来,“闭上眼睛,把手给我。”

一股冰凉的金属从无名指传来,

“可以挣开了。”

借着月光,无名指处反射处洁白的光芒。

是一枚刻着太阳的戒指。

黑子有些迷惑,但脸上慢慢升起温度,只能借着风,降着温。

“为什么是太阳?”

黛千寻牵着他心爱的人的手,他的手背上也带着一个发着金属光泽的银色,上面娟娟刻着一轮新月。

他笑道,笑声低沉带着磁性,“是因为你的普照,我如此在黑暗与冰冷中寻得一丝暖意。”

你是属于我唯一的太阳。

如果不是遇见你,我的周围仍是一片黑暗。